第360章 君子报仇-花下青梅酒


穿越小说 > 五行自然道 > 第360章 君子报仇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60章 君子报仇

        众记者皆可现实而判:古斯雷特身为高端、业界权威之士,毫无疑问,他这种自揭其短,自贬身价,吃力不讨好地行为,无论是怎样地去想,并且,出于何种角度地考量,好像,都无此必要去做!
       当然,事实也无可争议!因为,众记者在此采访结束后,他们于后续、深入地调查时,情形也的确是如此,并且,还丝毫不差!——与燕轻尘所说之情形,毫无二致!
       众记者颇感惭愧、无语!因为,负责救治此六人的医生,他们有的人毫不知情!——并无人对其转述此言。
       那么,另外之人呢?尽管,他们于第一时间内,就有人向其转述此言,可是,却无人当成一回事!甚至,根本就不以为然!
       不过,这些负责救治的医生,他们无论是否得此交代,都对于伤者胸前此银针,心生着不屑之意!甚至,还有人视为添乱之举。从而,早早的将其拨去。
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结果也就不难想象!——这六位不幸之伤者,他们皆无一例外的,伤情骤现爆发之象,并且,根本就未及进行抢救,从而,便一息生机断绝而亡!
       古斯雷特“横生枝节”,——半路杀出了程咬金,从而,亲身为燕轻尘来佐证。于是,现场在添加这一插曲、变故之后,众记者于采访的气氛,若相比之刚开场之时,则陡增一丝微妙地变化。
       只不过,这一丝微妙地变化,却不是那么得和谐、友好。而是,在朝着尖锐、对立的态势行进!
       因为,这紧随其后的,就有一位记者当众发问:“众位同行们,若说到偏见的现象,你们有没有发现呢?此事颇有个‘巧合’哦?”
       随后,此记者注视着燕轻尘,同时,他以一种挑拨的口吻,提出自己的质疑道:“燕先生,此次事件的受伤者中,所有经过你救治之人,皆为黄皮肤之人。那么,我想请问,像这样的一个现象,你将作何解释呢?这是否为一种偏见呢!?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一息的沉默。同时,他略显现思索之象。
       然而,这位别有用心的记者,他却趁此之时机,再现紧追之意道:“燕先生,我所提出的这个问题,你很难回答吗?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淡淡地一笑。随即,他直视着这位记者道:“布鲁普先生,您的心情很急切啊!不过,有些让您失望哦?因为,您所提出的这一问题,对于我而言,并不难回答!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语作停顿。继之,他略作解释道:“其实,我于适才之时,之所以略作片刻地思索,只是在回忆昨晚之情状,以及,您所言是否真为如此。”
       随即,燕轻尘微微地点头,同时,他语现夸奖之意道:“布鲁普先生,您真是位细心之人,并且,更堪称为贯微洞密啊!不错,您说得丝毫不差!确实,我于昨晚之中,亲手处理的那些伤者,皆为黄色人种,——与我同一肤色之人。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说完此言后,现场内的这一众记者,再度出现小小地骚动。
       燕轻尘从容不迫,他于一息断句过后,又接续而言道:“适才,我认真地回忆了一遍。当然,大家心中也都有数吧?昨晚的这起恶性车祸中,共有52人受伤。在这其中,伤情极度危重,并且,命悬一线之人,计有14位。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再予间歇。随后,他继续统计道:“属于重伤的范畴,比如:出现手、腿骨折,或者,身体内部器官受伤,但是,却无生命之虞者,约为12人。另外那26人,皆为不同程度的轻伤。细心的布鲁普先生,我说得没错吧?!”
       当此之时,现场的一众记者们,并没人予以出声。
       燕轻尘于一息过后,他颇显肯定之意道:“现在,若依我之判断,这轻伤的26个人,他们于医院稍作治疗后,此刻,身体必然已无大碍,或者,基本能如常行动了。另外……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于语气微收后,他又衔接而言道:“另外,那12位手、腿骨折,或者,身体内部器官受伤,属于重伤的范畴之人,我相信,他们在经过一番救治后,现在,也应该是体征平稳,并且,远离了生命之忧吧!然而……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目视着众记者,同时,他一连串地发问道:“然而,那14位性命堪忧者呢?你们有谁去了解过吗?除去6人不治而亡外,那其余的9个人呢?此刻,他们的境况又如何呢?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于四连问过后,他则加重语气道:“然而,我却大体能予断定:他们中的大多数人,目前,还处于重症监护室内,或者,未必就脱离生命危险吧!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气机微吐,与此同时,他一语而结道:“大家是否看得真切呢?这14位命悬一线、刻不容缓的伤者,则尽为我所施治之人!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话音还未落,现场就略现嗡嗡之象,并且,更有些人在交头接耳。不过,众记者却仅于片刻之后,他们则以不约而同之势,自发地鼓起了掌声。
       燕轻尘宠辱不惊。他待掌声渐歇后,再度看向那位布鲁普,然后,“君子报仇”般地问道:“布鲁普先生,请您扪心自问一下,如果,您与我易位而处,那么,于当时的那种情境下,将会如何地选择吗?放任着性命垂危者不顾,从而,去救治于轻伤者吗?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淡然地一笑,同时,他略显玩味之意道:“更何况,现场是那般得混乱不堪,人人又皆惶惶不安。布鲁普先生,难道,你真得还能另生心思,去考虑这些额外之事吗?现在,您觉得我是心有偏见,还是,事情本就巧合呢?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语如连珠,并且,掷地有声!——他不待布鲁普有所回应,并且,澄眸在溜过古斯雷特后,从而,用着一种凛然的语气,对着众记者说道:“其实,在真正的医者眼里,伤者只有伤势轻重之分,而无肤色深浅之别!”
       古斯雷特心有感触!他入耳燕轻尘此言后,先是重重地一点头,而后,则完全是源自本心,并且,于情不自禁之中,率先鼓掌以认同!
       众记者则紧随其后,集体为燕轻尘拍手叫好。
       李婉歌心跳加快、血液激涌!她站在人群之后,双眸灼灼地看着燕轻尘,并且,手掌都差点拍红了。
       其实,李婉歌值此之际,她胸中更有一股冲动,——非常强烈地冲动!

  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vip366.net。

兰州新区举办廉洁文化创意大赛优秀作品展。
中国物流集团与北京物资学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。
梅兰芳纪念馆名誉馆长屠珍女士因病逝世,享年88岁。
普京宣布部分动员后,克宫回应“对乌特别军事行动能否被称为战争”。
陕西洛川:“苹果之乡”产量效益“双丰收”。
“元宇宙第一股”通过港交所聆讯飞天云动:尚无肯定的变现业务模式。
/柳亭英雄传/青云山二白/妖魔鉴定手册/六十六不六/一瞬苍茫/柒年未若。
/相思拂剑绿蚁浓/邀月温黄酒/星玉圣师/智慧追寻者/被诅咒的大厦/大象驼背仔。
/勇者是果冻!/滴后/每天都在捡人回家/唐衍/无翼而飞/千秋寸心。
/小娘子不凡/沐籽晓宴1点30分,讲堂准时开讲。
而在?让试题放飞思想——以中学历史学科为例?的报告中,聂教授反复强调了同一个知识可以考查不同的目标,同一则材料可以考查不同的目标,同一类目标可以考查不同的层次的命题思路。
虽然我没有参加3000米赛,但3000米这枚金牌仍收入我班囊中,更坚定了我的信心!我对金嘉纳、孙丕评、黄健民说:?拼吧!?
三帆本部李永康校长、常治平副校长,裕中校区赵书记、邱岚副校长、李琳副校长等参加了此次验收工作。

『点此报错』 『加入书签』